十九年

十九年
是不是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至亲至爱的人!
前两天我刚刚参加了一场葬礼——是我最好朋友的母亲!葬礼的流程我并不清楚,只知道有送路和去殡仪馆。
在要去送路的下午,我才知道这件事,当我晚上急急忙忙跑去她家的时候,已经快到了送路的时间,刚一进屋就看见我朋友母亲的遗像摆在桌上,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,但还是克制住了,我知道如果这个时候,我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感情,我会给她更大的压力,而不是安慰。在安慰她的时候,以前的往事又重现在眼前——
19年前,也就是她刚出生的时候,她母亲已经是患了10年的慢性肾病。从小她就看到母亲每天要吃很多的药,没有一天间断过……
从我们俩认识的那天起,我就发现她要比同龄的孩子成熟、懂事。随着我们彼此间的了解,我们逐渐成了最好的朋友。也就是这样,我才知道了这个她从未对人提起过的“秘密”。
到了中学以后,她母亲的病情也日益加重,她的心情也越来越糟糕,压力也越来越大。要知道,这种病的最后结果是会转变成为尿毒症的,这可是一种让人眼睁睁的看着病人一点一点变瘦再变瘦,直至最后痛苦不堪的吐血而死的病,这种病不但对病人是一种痛苦,对家人更是一种无法承受的痛苦与无助!而且治疗费也会越来越高!她和她父亲,每天尽可能的让她母亲开心,尽可能的满足她所提出的要求;她的父亲还有一个相当重的重担——想尽一切办法挣钱!
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大学,她的母亲开始做血透,从每周一次直到每周三次。到血透三次的时候,她的母亲已经不能出门了。在这期间,每当提到她的母亲,她那抑制不住的眼泪就会疯狂的流出来,毫不留情!她曾不止一次地对我说:“我现在好害怕,不但怕我一觉醒来后,就发现我妈……而且我还害怕别人死,认识的与不认识的我都害怕!我从没对“死”这个字这么恐惧过!”;“我明白现在我不能有事,一定要健康;但我真的想代替我妈,看到她那么难受,那么痛苦,我感觉自己很没有,眼看着她那样都没法帮她!”每当听到她这样说,我的眼泪也会只不住地流下来!我感到和她同样地无力,我眼看着她痛苦、压力一点一点地增加,除了陪她、听她倾诉、安慰她,一点实质性的忙我都帮不上!
今年夏天,她母亲住院了。我有好久没联系到她,直到我知道了以后去看她,我发现,她突然变得坚强了,她不再哭泣!她把所有的事都想清楚了,知道事已至此,再哭也是白费,不仅如此,那样还会给她母亲增加心理负担,对于治病一点好处都没有。所以,她会笑,让她母亲看到她的笑脸时,可以心情舒畅,利于病利于心!
住院期间,她母亲好多次都在鬼门关摇摆,但都凭她顽强的意志力闯了过来。直到8月26日上午10点,她母亲走了,永远地离开了她!
十九年,十九岁!一个人的花季年龄,命运就残酷地让她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与最亲的人的生死离别!婷,摆脱你这十九年的阴影吧,让我陪你坚强、开朗的走下去……